从“高速”到“高质”的转变